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个人服务 > 物质资产 >
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十次,每

1952年10月18日,上甘岭战役第5天,志司将喀秋莎火箭炮209团增调到了五圣山阵地,部署在五圣山反斜面,对我597.9高地和537.7高地进行火力支援。

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十次,每次都是美军的噩梦

 

众所周知,喀秋莎火箭炮的正式型号是BM-13,有8条发射轨,一次齐射可以将十几发132毫米的火箭炮在极短的时间内发射出去。喀秋莎火箭炮在使用时,都是整营或整团或数建制齐放,形成密集的火力打击,威力异常凶猛。

喀秋莎火箭炮的发射架安装在卡车上,机动性很强。炮弹落下后既爆炸又会燃烧,不仅能将防御工事完全摧毁、敌人全部消灭,还能将敌人阵地上屯集的弹药、通信器材和线路引燃、烧毁。被其攻击到的目标结局只有一个:基本凉凉!

喀秋莎火箭炮杀伤力大、机动性强,但弱点也比较明显,其射程为7到8公里,而榴弹炮的射程基本都在30公里往上。而且喀秋莎在发射时动静很大、火光冲天,位置就会完全暴露,所以打完后就得立刻转移。否则,就会遭到敌方炮火的报复性打击。

抗美援朝战争第四次战役的时候,志愿军终于装备上了从苏联采购的喀秋莎火箭炮。虽说这种火箭炮威力巨大,但由于其炮弹价格非常昂贵且数量有限,所以志司对它的使用也格外慎重和珍惜,只有战役的最关键时刻才会派出喀秋莎。

火箭炮209团整团出动支援45师在上甘岭作战,这在当时的朝鲜战场上,也是少有的,从中可以看出志司对这场战役的高度重视和必胜的决心。喀秋莎火箭炮一出现在上甘岭,就对美军造成了很大的震慑,毕竟美国人在之前就已经领教过了它的厉害。

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十次,每次都是美军的噩梦

 

10月19日,上甘岭战役的第6天。晚上7点半,火箭炮209团的两个营突然对597.9高地发动了一轮齐射,顿时敌人的阵地上一片火海;紧接着我军山炮、野炮、榴弹炮群对597.9高地表面阵地进行了10分钟的火力袭击。

在火箭炮的齐射和炮群的火力急袭下,597.9高地上的美军遭到重大杀伤,敌人构筑的火力据点和防御工事也被完全摧毁。随后,134团8连和4连分别从1号和2号坑道跃出,对敌反击,135团6连从西北山腿发起进攻。

在我军的凶猛打击下,残余的敌人仓皇逃命,597.9高地的表面阵地全被全部反击恢复。阵地上,敌人死伤了一大堆。这是喀秋莎火箭炮第一次在上甘岭战役中投入使用,它的怒吼声成了美国人的噩梦。

10月23日,上甘岭战役的第10天。白天的激战中,597.9高地的表面阵地再度被敌人占领。晚上,师指挥部从16个参战连队中幸存下来人员中抽调出了60多名战斗精英组成突击队,对597.9高地的发起反击。

为了支援这60多名战士的反击,关键时刻,火箭炮团再次进行了一轮齐放,这次齐射消灭了敌人两个连。但是,由于敌人又集中了一个营的兵力疯狂反扑,我军的60多名战士与敌人殊死搏杀,终因寡不敌众,不得不退回坑道防守。

此次反击,突击队40余人壮烈牺牲,返回来的只有20余人。

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十次,每次都是美军的噩梦

 

10月30日,上甘岭战役第17天。晚上10点,我军山炮、野炮、榴弹炮48门,迫击炮30门进行了一次齐放,对597.9高地实施5分钟火力急袭,接着炮火开始假延伸,步兵打枪,信号弹也冲天而起,但部队没有立刻出动。

按照以往,我军因为炮弹不足,一般火力急袭5至7分钟后,步兵就会冲上去。敌人知道这一规律,所以当敌人看到我军炮火开始延伸、步兵打枪后,以为我军要反击,便乱哄哄地跑出来占领阵地,准备抵抗。

当敌人到达阵地的时候,火箭炮209团的24门喀秋莎突然对着原目标打出一轮齐放,顿时火光一片,敌人的惨叫声也是一片。数百枚132毫米的火箭炮几乎同时落在阵地上,剧烈地爆炸、燃烧,敌人死伤一地,他们也尝到了钢铁轰炸的滋味。

随后,我军炮群又一次假延伸,步兵还不冲锋。前后的敌人再次出动了,这时我军的火箭炮对敌人的第二梯队又打了一次齐放,紧接着炮群又进行了5分钟的炮击。三轮炮击后,步兵才开始进攻。

这一晚,我军一共发射了山炮、野炮榴弹炮弹9000发,火箭炮弹1200发,迫击炮弹上万发,将三天的炮弹量一晚上打了出去。在猛烈的炮击下,敌人的表面工事被完全摧毁,增援部队也被打得溃不成军,而防守阵地的部队更是死伤惨重。

当我步兵部队冲上去的时候,残余的敌人几乎未做抵抗就仓皇逃走。

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十次,每次都是美军的噩梦

 

11月1日,上甘岭战役的第19天。中午12点左右,我军前沿观察哨发现,在597.9高地7号阵地东北侧及下甘岭一带有敌人一个营的兵力正在集结,企图再次对我阵地发起进攻。

在597.9高地的主峰上,我军有两部报话机,他们及时将敌人兵力集结的情况报告给炮兵指挥部。这个营的敌人刚集结,还没来得及发动进攻,就遭到了喀秋莎一轮连射的洗礼,一个营基本被打残,失去了战力。

11月3日,上甘岭战役的第21天。下午4点,我军前沿观察哨发现敌人的30多辆卡车运载着一个营的兵力增援,企图再次发动进攻。炮兵指挥部再一次派出了喀秋莎,等到敌人下车的时候来了一轮齐射,歼敌600余人。

接着炮群又进行了10分钟的火力急袭,给予这股敌人毁灭性的打击。

。。。

整个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了10次,发射炮弹2600多发,每次都是在战斗最关键的时刻才投入使用,且次次都给敌人造成了大量的伤亡。喀秋莎的怒吼声,成了美军心中的噩梦。

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发射十次,每次都是美军的噩梦

 

对于火箭炮团的使用,秦基伟十分重视,一再指示要选择好发射阵地,掌握好发射时机,必须确保安全。每次再使用的时候,都会设置一个假阵地来迷惑敌人,发射完后又立刻转移。因而,在上甘岭战役中,喀秋莎立下了大功,自己也是分毫未损。

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。在这43天的时间里,喀秋莎火箭炮一共就使用了10次,发射炮弹也只有2600发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东西太金贵了,它的威力毋庸置疑,但是其昂贵的价格也让人望而却步,一发炮弹就值几两黄金。

放到现在,这不算什么;可当时的新中国刚刚成立,国力贫弱,全国都在勒紧腰带支援朝鲜前线,无论如何也经不起这样大的消耗。

比如在10月30日晚上的大反击中,喀秋莎打了两个齐放。两个齐放打完后,炮兵们的意见很大,说:“价钱多么贵呀,一个富农的家产一发炮弹就打没了!”

不光炮兵们意见很大,军长秦基伟的批评也下来了:“叫你们搞一个齐放,你们为什么要搞两个,啊!”这次反击,秦基伟只准打一个齐放,但是45师为了打好反击,使用了两次齐放,结果挨了军长一顿训。

两次齐放一是耗费太大,二是容易遭到敌人炮火的报复性攻击而造成损失。

尽管发射次数不多,但喀秋莎火箭炮在上甘岭战役中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。每当战斗的关键时候,一个营的一轮齐放就能消灭两个连的敌人,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